村干部

  • 久违的心颤

    久违的心颤

    久违的心颤【文言峰语】昨天慰问贫困户老王,确实让我心里一颤。与村干部简单寒暄后,问道:“贫困户老王在哪?”村干部躲了躲身体,“这不?在这。”村干部身后闪出一位沧桑的老人,坐在一个活动广场的台阶上,宛如一堆枯老不朽的树根。手拄拐杖,那是一根弯弯曲曲,脏脏兮兮,却又光光溜溜的拐杖,那是一根极为普通,普通的就是一...

  • 老抠路

    老抠路

    村东头有一条路,叫老抠路,之所以起这个名字,是为了纪念老抠的。老抠是我本家叔叔,如果现在活着,大概也有60来岁了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身材高大,长相有些发憨。老抠有妻室儿女,他原来也不叫老抠。他的名字叫高顺,就因为他太抠,有文化的人说那叫资本,按我们农村的土话叫抠门,后来人们干脆叫他老抠了。提起老...

    热点 2021-09-16 133 0
  • 我亲爱的上窝啦村,你究竟怎么啦?

    我亲爱的上窝啦村,你究竟怎么啦?

    母亲,看着你这样萎靡不振、儿女相争、勾心斗角、分党拉派,作为儿的我生活在你的怀抱中,儿心寒呀!在漆黑的长路上,你熄灭了伴我前行的那盏油灯,前路上一片漆黑。在我的天空中瞬间再也见不到一处光芒,我真的好害怕,您真得能感受到吗?———题记村干部选举的战火已殆尽数日,但是在每一个村民...

  • 五保老人和他的亲人们

    五保老人和他的亲人们

    4月7日傍晚,庆丰镇朱港村港东组68岁的五保残疾人周宗才去世。周老爹虽是个终身未娶妻室无儿无女的残疾人,也没有三兄四弟,只有一个七十几岁的同母异父的姐姐,远住大丰市,可是在他临终前生病的20天里,却不断有人照料着他、陪伴着他,这当中有他的同组远房亲戚潘翠兰、村组干部万永权、黄广荣、凌立玉、潘伏海,还有邻居王士高、凌德富(老村支书)。今年已七...